羽晴(靜靜)

朝露与鲜花 | 十トド

少女人形:

1.

椴松是一只亡灵。
亡灵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鬼,但是椴松却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生前是干嘛的了,除了名字,其他的一切都毫无印象。资格比他老上几十年的亡灵伯伯告诉他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或许是死前的愿望,或许是死后的意外,总之他并不是个例,商场的地下车库里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亡灵一抓一大把呢。
“这样。”椴松点头,安心地呼出了一口浊气。
看来亡灵世界的黑户口还挺多,他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员真的太好啦。


2.

虽然是个亡灵,但是椴松的爱好却是逛商场,可惜他无法长时间地呆在光线充足的地方,这会让他感觉四肢无力。于是他只好等到每天商场关门后再慢慢悠悠地从车库飘上来,一间接一间地在感兴趣的店里瞎晃悠,偶尔看到喜欢的甚至就直接揣着走了。
由此可见,有时候店员小姐们盘货发现少了东西的,顺手牵羊的或许不是没有素质的无良顾客,而是没有素质的无良黑户口亡灵。


3.

然而这样的特立独行的亡灵也有身为一只亡灵该有的爱好。
不不不,才不是吃人,血淋淋的好可怕一点都不可爱。他就是喜欢吓吓小姑娘而已。


4.

看来椴松是以新品的身份结束他不可知的一生的。


5.

身为亡灵的椴松第一次见到天使的时候,他也正缩在角落准备猝不及防吹起一阵阴风看看迎面走过的这几个女高中生究竟在穿什么颜色的内裤。结果还没来得及鼓起嘴就感觉到头顶被笼了一层阴影,茫然的一个转身,迎接他的是挥着棒球棍笑得比商场的白炽灯还要闪瞎鬼的天使。
“哇呜呜呜——你是什么东西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明明是打算吓人的,结果反倒自己被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
差点连魂都吓没了。
“我?”天使咧着嘴指了下自己,“我是十四松!”
谁问你的名字了,椴松在心里猛翻白眼,然后他被天使拉着第一次升到了半空:“我们一起来玩吧!”


6.

亡灵和天使坐在一起玩抽乌龟,这究竟是什么疯狂的空间,究竟是什么神奇的世界观?!


7.

椴松连输了十盘,他不信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差。
这当中一定有鬼。


8.

“但是明明小椴才是鬼!”
十四松很高兴。呵呵,这不是废话吗,椴松愤愤地想,他不情不愿地翻出压箱底的米色针织衫:“拿去!可恶,好好地干嘛要拿我的衣服做赌注,这些全都是我的宝贝!”
“哈哈,就是因为是你的宝贝所以才要你拿出来!”
椴松咬牙切齿,他决定一会儿去商场的器材区顺一个棒球等到下一次见面的时候直接塞到天使的嘴里。
“还玩吗?”十四松劲头很足,趴在地上将摊了一地的扑克牌用手臂归拢到一块。
“不玩了不玩了,今天的运气不好。”椴松摆手,他一点都不介意来做这个恶人,“改日再战,我会把这些统统赢回来的,包括你的棒球棍。”
“那我明天再来。”十四松刷地跳起来。
不会吧我就随口一说他明天还真的打算来?
结果走到一半十四松又折了回来,他将棒球棍递到了椴松的手里:“这个给你。”
不会吧我就随口一说他还真的把这个脏兮兮的玩意儿给我了?
“呃……谢谢。”
但是椴松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小高兴。
他怀疑自己多半有病。


9.

不仅隔天来了,十四松几乎天天都来,椴松就没见过这么闲的天使。
当然他也没见过其他天使的就是了。
话说回来天使这种东西不是出现在童话书里的吗,和他一个黑户口亡灵天天坐在地下车库里玩抽乌龟真的没有问题?!


10.

十四松送的棒球棍被椴松好好地收藏在了箱子的最底层,代替那件米色针织衫。与此同时他珍藏的其它宝贝也在一件件地作为赌注被对方一件件地赢走。
“为什么!”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满载的箱子里居然只剩下那一根破棍的时候椴松终于爆发了,他气呼呼地将手头的鬼牌丢在地上,“明明跑去楼上不用钱就可以随便拿!到底为什么你非得揪着我的宝贝不放!你知不知道我走了多少家店费了多少工夫花了多少时间才集满了这整整一箱的精品!”
“唔——”天使用长长的袖子遮住嘴,“偷东西是不好的哦。”
“天使好麻烦,管好多!我都死了难道你还要告诉我这是违法的!”
“确实人类的律法无法约束你,但就是因为小椴你总是做这种事情导致身上的罪孽背负得太多,所以才没有办法轮回转世。”他严肃地说。
怎么说呢,十四松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有点悲伤。


11.

好久以前就想问了,到底为什么这个来路不明的天使要称呼自己“小椴”,并且奇怪的是他倒也不排斥,反而出乎意料地感觉到熟悉。
椴松情不自禁也开始有点难过,他想要是自己有心的话,要是胸膛里还有一颗鲜红的在用力跳动着的心脏,那么它现在一定会类似于抽搐一般地用力疼痛着,折磨得他不能呼吸。值得庆幸地,还好他早就死了。


12.

“你不想投胎吗?”十四松问。
“不想。”椴松回答,“为什么要投胎,投胎有什么好的,现在不是也一样很开心。”
“投胎重新做人的话你就可以在大白天逛商场,还可以有很多的女朋友。”十四松努力寻找理由。
“……现在也可以,看中什么的话直接顺回来就行,钱都不用付。”椴松固执地否认,“女朋友听起来倒是不错,但没有胜算的仗我是绝对不会去打的。”
十四松叹了一大口气:“偷盗是罪孽,女神大人说身负罪孽的亡灵是无法步入轮回的,为什么小椴一定要做一个恶人呢。”
椴松不想和他说话了:“我生气了,你走吧,我不要再跟你一起玩了。”


13.

结果第二天十四松真的没有来。


14.

椴松气坏了,他气得简直要爆炸了,这个天使是不是傻的,他的脑子是不是中空的,他叫他不要过来结果他还真的不过来了!很好,你一辈子也不要再来了,就和那几个胆小鬼一样一辈子都别来找我了!


15.

然而天使的脑回路岂是普通亡灵能够预测的,因此第三天的时候他又来了,还顺带着捎了几颗小钢珠。
“好没有诚意。”
亡灵幽幽地说,但是他没有生气。他接过了它们,小心翼翼地,颤抖地。毕竟,他想,小钢珠的主人是一个在弟弟们发着烧流着鼻涕病恹恹躺在被窝里的时候还能没心没肺在他们身上上蹿下跳吵着“一起去打个小钢珠病不就治好了”的笨蛋。


16.

第四天天使带来的是一副墨镜。亡灵莫名感觉到肋骨一疼,他感觉哪里都疼。
第五天是一把应援扇。亡灵想起曾经有个自我意识超高会义正言辞一本正经地对兄弟说他决定再也不饭偶像了的家伙,莫名涌起一股要揍人的冲动。
第六天是几包小鱼干。亡灵想起曾经有个超阴暗超不融社会却会省下本就不多的零用钱给他的挚友买零食的黑暗人偶,莫名又涌起了一股要落泪的冲动。
第七天的时候天使什么都没有带,他要送给亡灵的东西在第一天就已经送出去了,因此他只是沉默地,沉默地蹲在了亡灵的身边。
“小椴。”天使不知所措地用袖子去擦亡灵掉下来的眼泪,“别再死守着这些过去了,早点投胎去吧。”


17.

很久很久之前——好吧,其实也不是很久之前,甚至可能就是在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情——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生活着一户非常普通的六胞胎。
虽然用了“普通”这个形容词,但这六胞胎实际上并不普通。你或许要问了,这他妈不是废话,光听到六胞胎这个惊人的数量就知道他们绝不普通了吧。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数量稍微要比寻常人家多出一点而已,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要说的,是这普通的六胞胎真正的绝不普通的身份。
他们大多都不是普通人类。
老大是一只恶魔,顶坏顶坏的那种,可惜弱到离谱。
老二是一名神父,很痛,但是运气很好,被女神赐予了永生的祝福。
老三是一名女神,对,就是上面赐予老二永生祝福的那个。
老四是一名死神,感觉没啥好形容的,总之和老大不一样,他强到离谱。
老五是一只天使,顶可爱顶可爱,顶纯真顶纯真,天堂里的每一只天使都热爱他。
只有老幺不一样。老幺是六胞胎里最可爱也最受父母和兄长宠爱的老幺,但是只有老幺不一样,因为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你大概又要问了,为什么这样身份地位截然不同的六个个体,会在某一世在某个地方降生成为普普通通的社会底层的渣滓六胞胎呢?
You ask me,I ask who?


18.

“小椴……”十四松喃喃,出门前哥哥们并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安慰一个哭到快要顺不过气来的弟弟。
“我没事。”椴松用手背胡乱抹了两下满脸的水痕,“不用担心我,十四松哥哥。”
“他们都不敢来找你怕你还在生气,我忍不住,我就偷偷跑下来找你了。”
十四松局促地小声解释着,他用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拉住弟弟的衣角,这下椴松真觉得自己是个丧尽天良的大恶人了:“我不生气了,真的。但是天堂那边没有关系吗,你擅离职守什么的,应该会管得很严吧?”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十四松笑起来,“轻松哥哥和空松哥哥有在帮忙瞒着!”
臭松哥哥和轻撸斯基哥哥吗,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了。
椴松觉得有点脱力:“我不想投胎,那样我就又要忘记大家了,就再和你们没有关系了。”
“不会的,小椴永远是我的弟弟。”
“那其他几个呢。”
“不会的,我会把他们都找来,不会让你一个人的。你永远是我们大家的弟弟。”
椴松又有点想哭了,还好他是个亡灵,不用担心身体会因此脱水:“反正我顺回来的衣服你都送回去了,到时候把这堆垃圾们送来的垃圾也一道丢了吧,都太没诚意了,谁想要这种东西。”
十四松点点头。
“不,还是算了。”椴松一转眼又立马把话咽了回去,“你替我好好收起来,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要检查的。”
“好。”十四松继续点头。


19.

“十四松哥哥。”
“嗯。”
“……最后再把肩膀借我靠一下,一下下就好。”
“嗯。”


20.

商场的地下车库里再也没有一个叫做椴松的黑户口亡灵了。



FIN

评论

热度(45)

  1. 羽晴(靜靜)少女人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