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晴(靜靜)

【喧嘩松/末松】差別待遇

無熊辰:

這個喧嘩松系列之後還預定有速度松跟色松,基本上是在同一個設定下的單篇故事,全部分開來看沒有問題,雖然不知道剩下兩篇甚麼時候會出來,總而言之多多指教ヽ(✿゚▽゚)ノ


我流喧嘩松簡易設定

おそ松:總而言之很強。

看心情挑釁人或被挑釁,必要時會把人毀的體無完膚(物理上)

カラ松:力量型。

有人對兄弟出手的話會變得很可怕。

チョロ松:技巧型。

輕微潔癖,討厭被弄髒所以都攻擊要害。

一松:爆發型,很強,但沒體力,自己一個人被堵的話很危險。

有時候貓比人還可怕。

十四松:很容易暴走,場面混亂的時候會不分敵我,通常負責保護トド松。

武器是金屬球棒。

トド松:誘餌,很會逃跑。

必要時會把人毀的體無完膚(社會上)


↓↓↓下面是正篇↓↓↓


  トド松在小巷裡奔跑。

  他回頭望去,身後是大約十來人的集團,個個都抄著傢伙,凶神惡煞的追在後方,活像是見到了殺父仇人。

  這幅景象非但沒有讓他感到驚恐或害怕,仔細一看還能發現他似是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估量了一下自己和他們的距離,トド松掏出手機發了條訊息出去,迅速拐過兩個彎,接著猛然停下。

  一堵牆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裡是死巷。

  周遭一片昏暗,陽光無法穿過層層堆疊的大樓交錯出的縫隙,使得這裡彷彿與世隔絕一般,充滿了暗沉的氣息。

  「呦松野,終於不逃啦?可真是讓我們費盡苦心啊。」領頭的混混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走上前扯住トド松的領子。

  「トド松對吧?雖然跟你無冤無仇,但你的哥哥們可是很常關照我們呢,所以我們當然也得好好關照一下『好朋友』的弟弟才行啊。」

  「是嗎?是誰要關照誰還不知道呢。」トド松毫不在意的輕哼。「話說這個打扮真土,連カラ松兄さん都比你好。」

  那人瞬間黑了張臉,氣急敗壞的想再說點什麼,卻忽然驚慌的鬆手退開,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出現在トド松身旁的兩個人影。

  金屬球棒沉重的敲打在他方才站立的位置。


  「トッティ辛苦了!」

  「......沒事吧?」

  「不會,沒事呦,一松兄さん,十四松兄さん♥」

  トド松甜美的笑靨和護在他身前的兩個惡魔形成極大的對比。


  混混頭領一時之間有些退縮,但隨即重振旗鼓,不屑的哼了一聲。

  「你們以為多了兩個人就會有用嗎?我這可是——」


  「那,再多三個你覺得怎麼樣?」

  帶著寒氣的聲音從後方響起,回頭一看,另外三個惡魔正佇立在巷子口。

  「松、松野おそ松......」他這回真是懵了,那宛如災厄的紅色身影夾帶著洶湧的氣勢,彷彿下一秒就要將他們吞噬殆盡。

  「敢對my brother出手,也就是已經有覺悟今天你的life將會迎來end,是吧?」カラ松面無表情的活動了一下四肢。

  「趕快結束吧おそ松兄さん,今天的晚餐是火鍋呢。」チョロ松銳利的眼神裡毫無溫度。

  「也是,那新仇加舊恨一次解決好了。」おそ松愉悅的彎起嘴角,挑釁的伸出食指勾了勾。「太麻煩了,你們全部一起上吧。」


  雖然人數上是敵人佔優勢,但可以很明顯的看出戰況正朝我方一面倒。

  不參與戰局的トド松坐在堆在角落的木箱上,悠閒的滑著手機,不時還偷拍幾張兄弟們混戰中的情況。

  十四松在旁邊蹦蹦跳跳的靜不下來,緊盯著前方的戰場。

  「十四松兄さん,你去幫兄さん他們吧。」トド松無奈的放下手機,看著自己這像是有多動症的哥哥。

  「可以嗎!?」十四松的眼神散發出光芒。

  「嗯,我一個人也沒問題的。」

  「謝謝トッティ!」

  獲得許可的十四松揮舞著球棒衝了過去,果不其然的馬上收到兄弟們的罵聲。


  「十四松,不要攻擊哥哥啊!」「這就是所謂的愛越深,痛越深......噗哇!」「看清楚周圍再出手啊十四松!」「......(躲)」


  トド松嘴角抽搐,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不過偶爾一次應該沒關係吧。他想。

  負責保護自己的十四松一直都只能守在一旁,儘管他老是說沒關係,唯一的弟弟最重要,但想必早就悶壞了吧。

  反正被添麻煩的也不是自己,說到底也是兄長們太強的緣故,他實際受到威脅的次數一隻手都數的出來,也難怪十四松每次都閒的發慌,所以不能怪他擅自放十四松參戰啊。

  在腦袋裡擬好了一套無懈可擊的歪理,トド松晃著腿重新看向手機,一道影子卻突然出現在上頭。

  他抬眼,只見鋒利的銀光劃過。


  「松野家的,全都不准動!」

  那個混混頭領不知何時脫離戰場,偷偷摸摸的看準時機取出預先藏在手裡的小刀就發起偷襲,現在正一副嘲弄的嘴臉,小刀抵著トド松的脖子,居高臨下的看著不敢輕舉妄動的五人。

  雖然即時避開,但トド松的額頭還是被劃開了一道口子,細長的傷口正汩汩流出鮮血,遮蓋了他的右眼,將世界染上一片過於眩目的艷紅。

  他低頭一撇,發現寶貝手機摔在地上,螢幕裂了,映照出破碎的自己。

  「真是的,換新機很麻煩欸……還有要是留下疤痕就慘了……」他毫無緊張感的嘀咕。

  「嘰嘰喳喳的碎碎念什麼啊!」混混頭領激動的怒吼,手中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冰冷的金屬陷進肉裡的感覺不是很好。

  トド松冷笑,隨即感受到刀鋒更下壓了幾分。

  細嫩的皮膚上滲出絲絲鮮紅。

  「那個啊,勸你趕快放開我比較好喔。」他像是察覺不到絲毫痛楚似的勾起嘴角。

  「哈?說什麼傻話,你明白自己的處境嗎!」

  「不明白的是你呦,因為......」

  トド松微微偏過頭,金屬球棒如風一般擦過他的臉頰,骨頭碎裂的聲音在耳邊異常清晰,他甚至不用回頭就能描繪出方才還架著自己的人鼻梁斷裂、面目全非的樣子。


  「——我的狂犬哥哥,可是很可怕的喔。」



  「......怪、怪物啊!!!!」

  最後一個人連滾帶爬的落荒而逃,深怕要是遲上一步,就會加入同伴們成為七零八落昏死在地上的一員。


  「唔哇......好久沒有看到這樣子的十四松啦。」おそ松搔了搔頭,對這個情況感到非常棘手。

  現在這個狂犬模式的十四松簡直就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不僅下手粗暴,招招致命,而且會陷入一種暴走狀態,不清除眼前所有的「敵人」就不會善罷甘休。

  「喂、快想點辦法啊渾蛋長男,十四松朝我們這裡看過來了!」チョロ松不停搖晃著おそ松的肩膀,緊張的看著逐漸逼近的十四松。

  「這裡就交給我吧,my brother......無論是多麼激烈的愛情,這個被寂靜與孤獨所愛的我都一定會接——噗喔!」腹部被直擊的カラ松痛苦的倒下,一松收回拳頭轉而擋住迎面而來的球棒,意料之外的強大力道讓他忍不住嘖了一聲。

  「閉嘴,クソ松。」用力把十四松推開後,一松又補了一腳把カラ松踢的更遠。

  「不不不這句話應該要在打下去之前說吧!而且事情還沒有解決啊!」チョロ松在這種非常時期依舊不忘吐嘈本分,然而十四松也依然在靠近,離的最近的一松眼看又要再度遭受攻擊。


  「躲開,一松兄さん!」

  這時,一直都毫無行動的トド松突然大叫,一松下意識的照辦,閃避的同時一道粉色身影衝過他身旁,躲過揮來的球棒,抓住十四松的手腕一使力,逼著他鬆手,接著藉力拉過十四松的身子,抬腳勾住他的雙腿將他絆倒在地,整個人跨坐在他身上壓制住他。

  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僅僅不到十秒的時間就解決了兄弟們都束手無策的狂犬。


  「十四松兄さん、吶、十四松兄さん,是我呦,トド松。」他雙手捧住十四松的臉頰,逼迫他直視自己。

  「沒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所以冷靜下來,已經沒有敵人了喔,十四松兄さん。」トド松看著十四松無神的雙眼,一字一句的開口,輕柔的語調逐漸放鬆了他的精神。

  「......血......」

  「血?啊,血也已經止住了,沒關係的。」經十四松一說才發現自己臉上還充滿著血跡,トド松拉起袖子胡亂抹了一把,嘴唇彎起可愛的弧度,如同往常一般。

  「我們回家吧,十四松兄さん。」


  「嗯!」

  十四松的瞳孔恢復神采,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抱住トド松。



  「トッティ,問你一件事可以嗎?」

  「什麼?おそ松兄さん。」

  松野家的六胞胎正踩在回程的路途上,トド松和おそ松走在一起,前頭是元氣滿滿的十四松在大聲唱歌,其餘三人在旁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你其實很強吧?」おそ松難得的皺了一張臉,表情微妙的看向トド松。

  「嗯......嘛,大概吧。」相反的,トド松則是一臉無所謂的回答。

  「所以一直以來哥哥們在奮戰的時候你不是幫不上忙而是不打算幫忙嗎!?」

  おそ松多麼希望自己沒有察覺到這個真相。

  「反正哥哥們都強的這麼犯規,有沒有我應該都沒差吧。而且你們需要誘餌不是嗎,那讓大家以為我很弱不是正好?」一副像是在討論今天晚餐吃什麼的語氣,トド松完全不把激動的長男放在眼裡。

  「那為什麼十四松有事的時候你就願意出手啊?」

  這只是おそ松單純的疑問,然而トド松卻意外的炸毛了。

  「十四松兄さん不一樣!」

  「啊?哪裡?」

  「全部!反正你們這些人渣哥哥是不會懂的,哼。」

  トド松鼓起臉頰,氣沖沖的踏著腳步跑開,把おそ松一個人丟在後方。

  完全搞不懂トド松生氣的理由,おそ松看著他走到十四松身旁,然後瞬間換上燦爛如花的笑容,抱住十四松的手臂,兩人有說有笑的往前走。

  同時おそ松還發現トド松不著痕跡的拉著十四松遠離其他人,創造一個不會被打擾、只有他們兩人的環境。


  「嗚哇,真恐怖,我們家的末子好恐怖啊——」身為把一切看在眼裡的長男,おそ松發出了唯有自己能夠明白的嘆息。

totty會晨跑還會上健身房所以一定不弱啊,瞞著兄弟不出手的原因只是因為這樣才能光明正大的跟十四松待在一起,心機很重的末子好可怕啊wwwww
要是小松想把這件事抖出來的話,我相信totty毀滅人(社會)的能力一定對長男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评论

热度(88)

  1. 羽晴(靜靜)無熊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