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晴(靜靜)

【おそ松さん/末松】 哥哥

逃离无理:

*一个关于《おそ松さん》末松组的脑洞

*内含对于兄弟顺序的架空操作,请慎用

 

可以的话↓

 

 

 

“切,运气不好……”

这里是只需要跑跑腿把四个今川烧中的一个切开送给楼上的父母,都需要猜拳决定人选的懒鬼啃老族聚集地,松野家。意外背运的松野椴松由于连败,正走在通往二楼的台阶上。

“明明一个个都那么闲的。”

无意识鼓鼓脸颊表示不快,完全不考虑自己也同样闲散,椴松发出小小的咂舌声端着盘子轻轻来到门前。重新加热好的点心冒出诱人甜香,一想到刚才和小松分一个的时候只拿到较小的一半,椴松便停下准备敲门入室的脚步,就这么悄悄吃掉这份今川烧的想法闪过脑海。

 

脚步一停,宁静中可以听到父母隐约的交谈声。椴松的好奇心马上从吃不吃转移到谈话内容上,竖起耳朵想听到些什么趣闻。

“……哦哦,真是可爱。”

“对吧,现在再看他们都是些小天使。”

“喔!这张是小学入学时让老师拍的。”

“哈哈哈老公你看,这张只有轻松的眼睛闭着。”

“嘿,一板一眼的轻松也有不小心错过快门的小时候啊。”

原来是在看老照片。椴松微微一笑,老爸老妈确实也都上年纪了,做些这样的事情挺符合的不是吗。

找工作……与此同时心底冒出微弱的声音。

不,不要,还不想。

拜托了,再等一等,再悠闲一下下。我还有哥哥们,轻松哥哥很可靠,小松哥哥和空松哥哥也绝对不会把工作的担子先丢过来,所以不要紧。没关系的。

椴松清空所有的思绪继续听下去。

 

“这张!当年在医院里出了名的出生纪念。”松代的轻笑声穿过房门。

“对对,看到你居然生出六胞胎,就好像是奇迹一样。”

“六只皱巴巴的小猴子……要分清谁先谁后还费了好一番功夫吧,老公。我那时候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觉得总算熬过了鬼门关。”

“咳,倒没那么难,因为基本都是一个个出来的,顺序很清楚。不过最后两个孩子……”

“嗯?椴松和十四松怎么啦?”

“其实,先出来的是椴松的手。”

“诶,原来椴松是五男而十四松是末子咯?”

“很微妙啊……”松造停了一会儿,说道:“记不太清了,好像是先看到椴松……但是十四松几乎马上跟着出来而且先开始大声地哭,我想‘让活泼一点的孩子当哥哥比较好吧’,然后就这样决定了。”

“确实有点微妙……”

“嘛嘛,不过现在也挺好的,无所谓啦。说不定我那时候一晃神看错,十四松确实是哥哥呢。当时又那么乱。”

“哎,是啊。都一样是自己的孩子。快看快看,这张照片……”

 

我可能是哥哥。

十四松哥哥应该是弟弟。

第一次听到的事实。椴松呆立在原地,一种轻微的呕吐感像慢慢压上小提琴弦的弓子涌现出来,世界变得比刚才还要安静,只剩下自己越来越大的心跳声。椴松用了十几秒钟,终于意识到自己内心难以名状的感情是恐惧。

我是哥哥。

害怕着这个事实。

为什么?

——分明很清楚。

擅长攻心和撒娇的椴松,唯独不可能对自己的心情装疯卖傻。不过今川烧的香味提醒了他,椴松暂时搁置这份冲击,摆出乖孩子的笑容重新端好盘子。

 

“爸爸,妈妈,小松哥哥买今川烧回来了哟~”

 

被摸头了,嘻嘻。

椴松带空盘子下楼,却在楼梯转角处遇到了十四松。

“totti!”明黄色的袖子举高高,伴随一个巨大的笑容。

“不要用那个称呼可以吗,十四松哥哥?我不太喜欢。”

“好的,椴松!”能如此干净利落地听话改口的,恐怕也只有十四松吧。

“谢谢,十四松……哥哥。”

十四松哥哥。

在一如既往地说出“哥哥”时,椴松感到了些许异样。不想这样的,不想这样的,胸口又变得难过起来,可惜这和恋爱还没有半点关系。

嗯?十四松歪着头眨巴眨巴眼睛。

“椴松——空盘子好好洗干净喔——”客厅里传来小松的提醒,但是此刻的椴松并没怎么听进去。

十四松稍微靠近了一点。“椴松,怎么了?” 

“没事的,十四松哥哥。”

“累了吗?下楼扭到脚了吗?偷吃今川烧被妈妈教训了吗?啊椴松应该不会偷吃……那果然是太久没有打棒球所以开始关节疼痛?”

“那个,如果我打棒球反而会关节痛……”

 

突然十四松接过椴松手中粘着点心碎屑的瓷盘。

“诶?诶?”

“这个,”十四松原地转了三个圈后向流理台跑去,“我来洗!”

“不用的十四松哥哥!输掉的是我嘛。”椴松连忙跟在风一般的十四松后面进了厨房。

“没关系!十四松的家政全能饱含爱意龙卷风清洗本垒打马上搞定!哗——”

“等等!看,洗洁精的泡沫都溅到下巴上了……来,我帮十四松哥哥擦掉。”

“嘿嘿~thank you椴松!嗨嗨嗨——我洗——”

真是的。真是的……

椴松捏着湿掉的纸巾,把白色泡泡一点一点擦干净。

那一瞬间,我所害怕的东西居然是必须要站在谁前方的未来,多么卑劣和自私的想法。被惯坏了,没有退路了,挥舞着作为末子的特权撒娇,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再发自本能地保护别人,就连对超能猫问几句话看看实验效果这件小事都要丢给小松哥哥。

呐,要是……

要是十四松哥哥一直这么温柔的话,我就真的一辈子当弟弟了哦?

就要永远保持沉默,不把被宠爱的、可以无限撒娇的末子位置让给你了哦?

可以吗?

手上的动作渐渐慢下来,濡湿的纸巾缠在指尖,冰凉凉的。

 

忽然椴松被抱住。

脸上是湿衣袖的触感,带着洗洁精的香味,闻了让人联想起金灿灿柠檬的香味。


“累了的话就交给我吧,椴松。”

裹在过长袖子里的手隔着一层布,哗啦哗啦揉着头发。

“我只有椴松一个弟弟。哥哥们是哥哥们。最喜欢椴松当我的弟弟,最喜欢了。”

心脏被莫须有的疼痛狠狠刺穿,同时另一种放下心来的浮游感也在咽喉蔓延开来,不再想要呕吐,取而代之的是泫然欲泣的窒息感。

十四松哥哥。

啊啊,我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用仿佛已经看穿一切的话语安慰我,有些令人害怕,但是,但是……他说只有我一个弟弟。我是被他允许继续作为唯一的弟弟的存在。

这个人是那么的温柔。

 

“十四松……哥哥,十四松哥哥,十四松哥哥……!”

我也喜欢十四松哥哥做我的哥哥。

 

将说不出口的感情化作力量加诸双手,椴松抱紧了他的哥哥。

在忍住抽泣声的时候,他似乎听到十四松轻轻对他说,不要哭,椴松,不要哭。

 

 

END

 

 

 

*下面是一些说明和解读

之所以产生两个人其实弄错了兄弟的梗,是因为88版片尾和15版片头中都有椴松后于四位哥哥但是先于十四松出现的镜头。虽然赤塚老师在官方设定中明确给出了长男是小松末子是椴松呐。(此处感谢雪子的指正)

而且还有一个严重的bug。写完之后在wb上看到了原作截图,松造其实是之后才进来看到六胞胎的,所以这篇的设定与原作有冲突。没能认真拜读原作就下笔真的非常愧疚。


这篇简单来讲就是“想要继续撒娇而害怕成为哥哥的椴松和觉得现在这样就好的十四松”。只是从精神层面来讲的话,这两人所扮演的角色大概是:totti是喜欢撒娇的弟弟,十四是没人知道他看透了多少但绝对会宠爱totti的哥哥。

说不出口的感情,是因为十四松只有椴松一个弟弟所以可以毫无顾忌地说最喜欢,但是椴松有五个哥哥,无法把同等重要的地位给十四松,所以说不出口。


总之谁先出生已经不重要了,他们都觉得现在这样就好,那就继续下去吧。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55)

  1. 羽晴(靜靜)逃离无理 转载了此文字